执古废今则非,若执古之讹误者更不必矣。

 

古通有伦,谬误宜正,雅音宜习,正韵为经。学者讲求声韵之故,旁参列证,以补前贤之未尽,使万世奉同文之化,是所望也!……智尝因悉昙、泰西,两会通之!

雅故,雅言训故也。尔雅者,藏远于迩而以深厚训之也。孟坚叙传曰:函雅故,通古今。张晏曰:包含雅训之故也。管子曰:圣人博闻多见,蓄道以待物,知其故,乃不惑。

-明·方以智《通雅》

 

四库全书提要推崇方以智《通雅》拼音阅读

方以智的《通雅》自序

清纪昀《四库全书提要》十分推崇方以智的《通雅》,他认为明中叶的杨慎虽博洽但好伪说;焦竑也喜考证,但动辄引用佛典,失于芜杂;“然以智崛起于崇祯中,考据精核,回出其上,风气既开,国初顾炎武、阎若璩、朱彝尊等沿波而起,始一扫悬揣之空谈,其中千虑一失,或所不免,而穷源溯委,词必有证,在明代考证家中,可谓卓然独立者矣”。

梁启超在《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清初学海波澜余录》中指出方以智治学方法有三大特点:

  1. 推崇疑问:“物理无可疑者,吾疑之,而必深求其故也”,“学不能观古今之通,又不能疑,焉贵书簏乎”
  2. 重视旁证:“是正古文,比籍他证,乃可明也”。
  3. 不盲从古人,全书每条都有自己的见解

 

 

“汉儒解经,类多臆说;宋儒惟守宰理,至于考索物理时制,不达其实,半依前人。”

“函雅故,通古今。收千世之慧,而折中会决。聚古今之议论,取天下之聪明。”

 

诗书执礼皆雅言也!读文言文可静心气和,是谓修身。

 

目录(待续)

 

推荐阅读

《文心雕龙》

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何哉?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璧,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仰观吐曜,俯察含章,高卑定位,故两仪既生矣。惟人参之,性灵所锺,是谓三才。为五行之秀,实天地之心,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傍及万品,动植皆文:龙凤以藻绘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夫岂外饰,盖自然耳。至于林籁结响,调如竽瑟;泉石激韵,和若球锽:故形立则章成矣,声发则文生矣。夫以无识之物,郁然有采,有心之器,其无文欤?

人文之元,肇自太极,幽赞神明,《易》象惟先。庖犠画其始,仲尼翼其终。而《乾》、《坤》两位,独制《文言》。言之文也,天地之心哉!若乃《河图》孕乎八卦,《洛书》韫乎九畴,玉版金镂之实,丹文绿牒之华,谁其尸之?亦神理而已。



儒家经典:四书《大学》《论语》 《中庸》 《孟子》五经《诗经》《尚书》《礼记》《周易》《春秋》传世名篇《离骚

 

最新发布

《御制全唐诗序》

欽定四庫全書,诗,至唐而众体悉备,亦诸法毕该,故称诗者必视唐人为标准。如射之就彀率(gòu lǜ ,弓张开的程度),治器之就规矩焉,盖唐当开国之初即用声律取士聚天下才智英杰之。彦悉从事于六义之学以为进身之阶,则习之者固巳专,且勤矣。而又堂陛之赓和友朋之赠处与夫。

登临宴赏之即事感怀劳人迁客之触物寓兴,一举而托之于诗。虽穷逹殊途悲愉异境而以言乎,摅写性情则其致一也。夫性情所寄千载同符,安有运㑹之可区别。而论次唐人之诗者,輙执初盛中晩岐分疆陌而抑扬轩轾之过甚,此皆后人强为之名,非通论也。

自昔唐人选唐诗有殷璠、元结、令狐楚、姚合数家巻帙,未为详备。至宋初撰辑英华收录唐篇什极盛。然诗以类从仍多脱漏,未成一代巨观。朕兹发内府,所有全唐诗命诸词臣合唐音统籖诸编参互校勘(书苑注:此处实在不知如何断句),搜补缺遗。略去初盛中晚之名,一依时代分置次第,其人有通籍登朝岁月可考者,以岁月先后为断,无可考者则援据诗中所咏之事与所同时之人系焉。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厘为九百巻。于是唐三百年诗人之菁华,咸采撷荟萃于一编之内,亦可云大备矣。

夫诗盈数万、格调各殊、溯其学问本原,虽悉有师承指授,而其精思独悟不屑为茍同者,皆能殚其才力所至,沿寻风雅以卓然自成其家,又其甚者,宁为幽僻奇谲,杂出于变风变雅之外,而绝不致有蹈袭剽窃之弊,是则唐人深造极诣之能事也。学者问途于此,探珠于渊海,选才于邓林博,收约守而不自失其性情之正,则真能善学唐人者矣。岂其漫无持择泛求优孟之形似者,可以语诗也哉。是用制序卷首,以示刻全唐诗嘉与来学之㫖海内诵习者,尚其知朕意焉。

全唐诗》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