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游西郊诗 五言長律 徐渭 

艾候当龙舫,萍踪集凤城。 凌晨催邸饭,乘暇出郊行。 短短蒲抽玉,交交鸟弄笙。 辞幨排拥蔽,并马得峥嵘。 碧岫红云幻,磁壶白雪擎。 候宾宾未集,顾仆仆频倾。 蒟酱何方至,胡桃朴地横。 骑龙排木凳,剪虎缀冠缨。 綵扇临杯舄,蒲团就几冯。 甲蔬香百种,根拨秀千英。 菡萏含冰脑,樱桃滴水晶。 胡蜂俱仰蜜,家鸽半栖甍。 熟果从枝摘,秾花得叶清。 看馀锦绮色,

贈荷花 李商隱 

世間花葉不相倫,花入金盆葉作塵。 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天真。 此花此葉常相映,翠減紅衰愁殺人。

離騷·卷六 騷辤賦 屈原 

女嬃之嬋媛兮,申申其詈予, 曰:「鯀婞直以亡身兮,終然夭乎羽之野。 汝何博謇而好修兮,紛獨有此姱節? 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獨離而不服。」 衆不可戶說兮,孰雲察餘之中情? 世並舉而好朋兮,夫何煢獨而不予聽? 依前聖以節中兮,喟憑心而歷茲。 濟沅湘以南徵兮,就重華而敶詞: 「啓九辯與九歌兮,夏康娛以自縱。 不顧難以圖後兮,五子用失乎家衖。 羿淫遊以佚畋兮 -- 《離騷

離騷·卷五 騷辤賦 屈原 

悔相道之不詧兮,延佇乎吾將反。 囬朕車以復路兮,及行迷之未遠。 步餘馬於蘭皐兮,馳椒坵且焉止息。 進不入以離尤兮,退將復修吾初服。 製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不吾知其亦已兮,苟餘情其信芳。 高餘冠之岌岌兮,長餘珮之陸離。 芳與澤其雜糅兮,唯昭质其猶未虧。 忽反顧以遊目兮,將往觀乎四荒。 珮繽紛其緐飾兮,芳菲菲其彌章。 民生各有索樂兮,餘獨好修 -- 《離騷

離騷·卷四 騷辤賦 屈原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餘雖好修姱以鞿羈兮,謇朝誶而夕替。 既替餘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攬茞。 亦餘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怨靈脩之浩蕩兮,終不察夫民心。 衆女嫉餘之蛾眉兮,謠諑謂餘以善淫。 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 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爲度。 忳鬱邑餘侘傺兮,吾獨窮困乎此時也。 寧溘死以流亡兮,餘不忍爲此態也! 鷙鳥之不羣兮, -- 《離騷

離騷·卷三 騷辤賦 屈原 

餘旣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 畦畱夷與揭車兮,雜杜衡與芳芷。 冀枝叶之峻茂兮,願竢時乎吾將刈。 雖萎絕其亦何傷兮,哀衆芳之蕪穢。 衆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厭乎裘索。 羗內恕己以量人兮,各興心而嫉妬。 忽馳騖以追逐兮,非餘心之索急。 老冄冄其將厔兮,恐修名之不立。 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湌秌菊之落英。 苟餘情其信姱以練要兮,長顑頷亦何傷。 掔木根以結 -- 《離騷

诉衷情·海棠珠缀一重重 晏殊 

海棠珠綴一重重,清曉近簾櫳。 胭脂誰與勻淡,偏向臉邊濃。 看葉嫩,惜花紅。意無窮。 如花似葉,歲歲年年,共佔春風。

臨江仙·送錢穆父 蘇軾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原道·卷一 韓愈 

  博愛之謂仁,行而宜之之謂義,由是而之焉之謂道,足乎己而無待於外之謂德。仁與義爲定名,道與德爲虛位。故道有君子小人,而德有兇有吉。老子之小仁義,非毀之也,其見者小也。坐井而觀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彼以煦煦爲仁,孑孑爲義,其小之也則宜。其所謂道,道其所道,非吾所謂道也。其所謂德,德其所德,非吾所謂德也。凡吾所謂道德雲者,合仁與義言之也,天下之公言 -- 《原道

原道·卷二 韓愈 

  周道衰,孔子沒,火於秦,黃老於漢,佛於晉、魏、樑、隋之間。其言道德仁義者,不入於楊,則歸於墨;不入於老,則歸於佛。入於彼,必出於此。入者主之,出者奴之;入者附之,出者汙之。噫!後之人其欲聞仁義道德之說,孰從而聽之?老者曰:「孔子,吾師之弟子也。」佛者曰:「孔子,吾師之弟子也。」爲孔子者,習聞其說,樂其誕而自小也,亦曰「吾師亦嘗師之」云爾。不惟舉 -- 《原道

原道·卷三 韓愈 

  甚矣,人之好怪也,不求其端,不訊其末,惟怪之慾聞。古之爲民者四,今之爲民者六。古之教者處其一,今之教者處其三。農之家一,而食粟之家六。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賈之家一,而資焉之家六。奈之何民不窮且盜也? -- 《原道

原道·卷四 韓愈 

  古之時,人之害多矣。有聖人者立,然後教之以相生相養之道。爲之君,爲之師。驅其蟲蛇禽獸,而處之中土。寒然後爲之衣,飢然後爲之食。木處而顛,土處而病也,然後爲之宮室。爲之工以贍其器用,爲之賈以通其有無,爲之醫藥以濟其夭死,爲之葬埋祭祀以長其恩愛,爲之禮以次其先後,爲之樂以宣其湮鬱,爲之政以率其怠倦,爲之刑以鋤其強梗。相欺也,爲之符、璽、鬥斛、權衡以 -- 《原道

原道·卷五 韓愈 

  是故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絲,作器皿,通貨財,以事其上者也。君不出令,則失其所以爲君;臣不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則失其所以爲臣;民不出粟米麻絲,作器皿,通貨財,以事其上,則誅。今其法曰,必棄而君臣,去而父子,禁而相生相養之道,以求其所謂清淨寂滅者。嗚呼!其亦幸而出於三代之後,不見黜於禹、湯、文、武、周公、孔子也。 -- 《原道

原道·卷六 韓愈 

  帝之與王,其號雖殊,其所以爲聖一也。夏葛而冬裘,渴飲而飢食,其事雖殊,其所以爲智一也。今其言曰:「曷不爲太古之無事」?」是亦責冬之裘者曰:「曷不爲葛之之易也?」責飢之食者曰:「曷不爲飲之之易也?」傳曰:「古之慾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然則古之所謂正心而誠 -- 《原道

原道·卷七 韓愈 

  夫所謂先王之教者,何也?博愛之謂仁,行而宜之之謂義。由是而之焉之謂道。足乎己無待於外之謂德。其文,詩書易春秋;其法,禮、樂、行政;其民,士、農、工、賈;其位,君臣、父子、師友、賓主,昆弟、夫婦、;其服,麻、絲;其居,宮室;其食,粟米、果蔬、魚肉。其爲道易明,而其爲教易行也。是故以之爲己,則順而祥;以之爲人,則愛而公;以之爲心,則和而平;以之爲天 -- 《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