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四·二十八日 徐霞客 

二十八日,天色甚霽。 晨起索飯, 即同慧庵僧爲多靈山之行。 西南過雁山村, 又過龍項村之北, 共八裏過彭嶺橋, 其水即九龍北去之流也。 又二裏登彭嶺, 其南隴有村,是爲彭村。 又西下嶺, 西南轉入山塢, 峽中堰而成塘,水滿浸焉。 共五裏,逾土嶺而下, 於是遂與石山遇。 又三裏, 南穿其峽, 逾脊而西,其南乃擴然。 循石峯南麓西行,二裏,爲黃窯村。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七日·卷三 徐霞客 

出洞, 取棕竹數枝, 仍橫度坳脊, 歷懸石,下危峽而抵麓。 循麓東行又百步, 有洞裂削崖間如「丁」 字,上橫下豎,甚峻,其門南向。 復北向抵崖下巨峽前,大石如窒, 累數石而上,皆倒攀懸躋升之。 其上一石則高削數丈, 無級可攀,而下有穴大如鬥。 蛇穿以入,中遂穹然, 上高數十丈, 外透而起, 則「丁」 字之豎裂也,而橫裂則仰之莫及矣。 洞內夾壁而入,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七日·卷二 徐霞客 

東逾石閾而上, 其內上下平整, 前穴通明, 另成一界,乃巖外之奧室也。 透其前穴出,有石高擎穴前, 上平如臺。 其東又有小隙宛轉, 如簇瓣蓮萼,披之無不通也。 由臺前小隙下,即前循崖端而西路。 復從崖端轉石嘴而東,稍入, 有洞門內闢。其門亦南向, 中深數丈,彌備幽深之致。 乃仍舊路下, 即沿山麓東還, 北望山坳間, 有巖高懸絕峽之上,心異之。 乃北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七日·卷一 徐霞客 

二十七日,雨止而起。 餘令人索騎欲行, 而馮揮使之母令人再留日, 已三往促其子矣,姑允其留。 既而天色大霽, 欲往多靈,以晚不及。 亟飯而渡北門大江, 登北岸上觀者閣, 前爲澄碧庵, 皆江崖危石飛突洪流之上, 就而結構成之者。 又北一裏, 過雪花洞下, 乃渡溪,遂西向入石山峽中。 轉而南,登嶺坳, 遇樵者問之, 此上有牛陴洞, 非三門也,三門尚在北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六日·卷三 徐霞客 

九龍西峯高懸洞, 在丹霞遺蛻之東頂, 其門東向而無路。 重崖綴石, 飛突屼嵲, 倒攀雖險, 而石鋩嵯峨,指可援而足可聳也。 先是,一道者持刀芟棘前引, 一夫齎火種後隨,而餘居其中。 已而見其險甚,夫不能從, 道者不能引,俱強餘莫前。 餘凌空直躍,連者數層, 頻呼道者,鼓其速登,而道者乃至。 先從其北得一巖,其門東向, 前峽甚峻,中通一線, 不即不離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六日·卷二 徐霞客 

九龍洞山在郡城西南五裏, 丹霞遺蛻洞東南。 其山從遺蛻山後繞而東, 其北崖有洞, 下有深潭嵌石壁中若巨井。 潭中下橫一石, 東西界爲二, 東小而西巨, 東水低, 西水高, 東水清,西水渾。 想當雨後, 西水通源從後山溢來, 而東則常瀦者也。 西潭之南, 石壁高數丈, 下插潭底, 〔潭多巨魚。〕 上鎸「九龍洞」 三大字, 不知鎸者當時橫架杙木費幾許精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六日·卷一 徐霞客 

二十六日,日晴霽。 候馮揮使潤猶不歸, 投謁守備吳, 不見而還香山寺,再飯。 同僧慧庵往九龍, 西南穿塍中,蜿蜒排石而過。 五裏,越北流溪, 至丹霞遺蛻洞,即前日所入者。 仍下,繞其東麓而南, 回眺遺蛻峯頭, 有巖東向高穹, 其上靈幻將甚, 心欲一登而阻於無路。 又東南約半裏, 抵東峯之北麓, 見路兩旁皆水坑流貫, 路行其上,若橋樑而不知也。 其西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三日至二十四日 徐霞客 

二十三日,雨猶時作時止。 是日爲清明節,行魂欲斷, 而沽酒杏花將何處耶? 下午, 馮揮使之母以酒蔬餉, 知其子歸尚無期, 悵悵,悶酌而臥。 二十四日,五鼓, 雨聲猶潺潺, 既而聞雷, 及起漸霽, 然濃雲或開或合,終無日影焉。 既而香山僧慧庵沽酒市魚, 酌餘而醉。及寢, 雷雨復作,達旦而後止。 二十五日,上午猶未霽。 既飯,麗日晶然。 先是, 餘疑隨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二十日至二十二日 徐霞客 

二十日,人候馮,猶未歸。 仍出遊西竺寺、黃山谷祠。 二十一、二十二日皆有雨, 餘坐香山寺中。抵暮, 雨大作,徹夜不休。 是日前所隨行五人, 俱止南山龍隱庵, 猶時時以一人來侍餘。 抵暮, 忽有言其一人在洞誘牧牛童, 將扼其吭而挾之去者。 村人來訴餘,餘固疑, 其餘行亦行, 餘止亦止, 似非端人; 然時時隨遊扶險, 其意慇懃,又似非謀餘者。 心惴惴不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四·十九日 徐霞客 

十九日,五更聞雨聲,迨曉而止。 候肩行李者不至, 又獨行探〔深〕 井〔巖〕, 又從書生鮑心赤從雪花東坳下, 遊百子巖。仍上雪花寺飯。 有出下臥雲閣僧至, 因乞其導遊中觀, 東閣諸勝,並肩臥具下二裏置閣中。 遂攜火遊中觀、東觀、丹流閣、 白雲洞,午餐閣中。下午, 還香山寺。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四·十八日 徐霞客 

十八日,天色晴霽甚。早飯龍隱。 僧淨庵引,由山北登蚺蛇洞, 借宿二人偕行。既下, 再飯龍隱, 偕二人循南山北西行二裏, 穿山腋南出, 又循山南西行一裏餘,過龍潭。 又西一裏,渡北流小溪, 南入張丹霞墓洞。 遂東北五裏,還飯於香山寺。 復令一人肩臥具, 隨由西門入, 北門出, 渡龍江, 北循會仙山西麓行一裏, 東上山又一裏,遊雪花洞。 又裏餘,登山頂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游记·粤西游日记四·十七日 徐霞客 

十七日,天甚晴霽。 從草塘北行, 其地東西兩界復土出排闥。 先從東麓橫過西麓, 塢中有水成塘, 而斷續不成溪,亦猶山寨之北也。 塘之北始成溪北流,路從其西。 從西峯北行五裏,有山中塢突, 水由其東,路由其西。 入峽二裏, 東逾一隘又一裏, 復北行七裏, 又一小水橫亙兩山北口,若門閾然。 由其西隘出, 於是東西兩界山俱北盡, 其外擴然,又成東西大塢矣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十六日·下 徐霞客 

又北二裏,西截塢而過。 塢中有石潭,或斷或續, 涵水於中, 即小江之脈也, 水大時則成溪,而涸則伏流於下耳。 於是復循西界石山而北,又五裏, 有峯當塢立,穿其腋而北, 塢遂西向而轉, 於是出又成南北二界矣。 其時黑雲自西北涌起, 勢如潑墨, 亟西馳七裏, 雨大至,避之石壁堡之草蓬下。 石壁堡在北山之麓,堡適被火, 欲止其間,無宿處。半晌雨止, 乃西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十六日·上 徐霞客 

十六日,晨起,陰如故。 夫自龍頭村來, 始縛竹爲輿,既而北行。 十裏, 東西兩界石山中土山漸無, 有石山突路左, 小江由其東,路出其西。 又北十裏, 西界石山突而東出, 是爲橫山,乃忻城、永定分界處也。 緣山嘴盤崖北轉,巉石嶔崎, 中獨淋漓滑淖, 間有行潦停隙中, 崖路頗高而獨若此者, 以上有重崖高峙,故水瀝其下耳。 然磊石與密樹矇蔽, 上下俱莫可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十五日·下 徐霞客 

餘以其送人少,不之許。 其地已屬忻城, 而是堡則隸於慶遠,以忻城土司也。 賓慶之分南北,以江爲界。堡北, 東西兩界石山復遙列, 而土山則盤錯於中。 北復有小江, 北自山寨而來,循東山而南入都泥。 路循西畔石山北上二十裏, 有村倚西山之麓,曰龍頭村。 村後石山之西,皆瑤人地。 蓋自都泥江北,羅木堡西已然矣。 龍頭村之東有水,一自北來者, 永定之水也; -- 《徐霞客遊記·粵西遊日記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