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拼音方案

 

 

汉语拼音字母

字 母 表

字母

名称

字母

名称

字母

名称

字母

名称

Aa

Hh

ㄏㄚ

Oo

Uu

Bb

ㄅㄝ

Ii

Pp

ㄆㄝ

Vv

万ㄝ

Cc

ㄘㄝ

Jj

ㄐㄧㄝ

Qq

ㄑㄧㄡ

Ww

ㄨㄚ

Dd

ㄉㄝ

Kk

ㄎㄝ

Rr

ㄚㄦ

Xx

ㄒㄧ

Ee

Ll

ㄝㄌ

Ss

ㄝㄙ

Yy

ㄧㄚ

Ff

ㄝㄈ

Mm

ㄝㄇ

Tt

ㄊㄝ

Zz

ㄗㄝ

Gg

ㄍㄝ

Nn

ㄋㄝ

 

 

 

 

 

声母表

b ㄅ玻

p ㄆ坡

m ㄇ摸

f ㄈ佛

d ㄉ得

t ㄊ特

n ㄋ讷

l ㄌ勒

ɡ ㄍ哥

k ㄎ科

h ㄏ喝

 

  

j ㄐ基

q ㄑ欺

x ㄒ希

 

  

zh ㄓ知

ch ㄔ吃

sh ㄕ诗

r ㄖ日

z ㄗ资

c ㄘ此

s ㄙ思

 

  

 

韵 母 表

 

i ∣ 衣

u ㄨ 乌

yu ㄩ 迂

a ㄚ 啊

ia ∣ㄚ 呀

ua ㄨㄚ 蛙

 

o ㄛ 喔

 

uo ㄨㄛ 窝

 

e ㄜ 鹅

ie ∣ㄝ 耶

 

yue ㄩㄝ 约

ai ㄞ 哀

 

uai ㄨㄞ 歪

 

ei ㄟ 诶

 

ui ㄨㄟ 威

 

ɑo ㄠ 熬

iɑo ∣ㄠ 腰

 

 

ou ㄡ 欧

iu ∣ㄡ 忧

 

 

an ㄢ 安

iɑn ∣ㄢ 烟

uan ㄨㄢ 弯

yuan ㄩㄢ 冤

en ㄣ 恩

in ∣ㄣ 因

un ㄨㄣ 温

yun ㄩㄣ 晕

ang ㄤ 昂

iang ∣ㄤ 央

uang ㄨㄤ 汪

 

eng ㄥ 鞥

ing ∣ㄥ 英

ong ㄨㄥ翁

yong ㄩㄥ 雍

 

汉语拼音国际影响

从1961年起,已经有十多个欧美国家在出版地图时采用汉语拼音,采用汉语拼音方案教学汉语,例如英国的牛津大学、剑桥大学,美国的加州大学,澳大利亚的国立大学等等。我国对外报刊采用汉语拼音拼写的很多词语,如li(里)、mu(亩)、jin(斤)、fen(分)、yuan(元)、jiao(角)、renminbi(人民币)等,都进入了欧美国家的词书报刊,一些用汉语拼音标注的地图集、航海图等,都得到了国外的普遍应用。国外的一些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也采用汉语拼音拼写其中的人名和地名。比如英国企鹅丛书 公司1973年出版的《石头记》(《红楼梦》),其中的人名完全采用汉语拼音,译者在序言中还把《红楼梦》的多种书名用汉语拼音写出来。

1965年,北京语言学院英籍教授威尔金先生曾经作了一个试验,找了几个完全不懂中文的人用汉语拼音和威妥玛注音来拼读中国人名和地名,看哪一种方案更像中国人的发音,他试验的结论是应用汉语拼音拼写中国的人名和地名比较好,认为对于说英语的人来说,汉语拼音也要优于威妥玛方案。

在汉语拼音方案公布以前,我国人名、地名的拼写都是以威妥玛方案作为标准的,但是写法相当混乱,比如“四川”,汉语拼音是Sichuan,但在当时的英语中写作Szechuan,在法文里写作Setochouan,在西班牙文中写作Sechuan,这样,同样的人名、地名,在不同的语言中各有各的写法,这种混乱现象对于国际经济、文化的交流是非常不利的,需要统一起来。而且威妥玛方案中使用了很多附加符号,其中声母和韵母有14个使用了附加符号,用来拼合出声韵结合的四百余个基本音节,据统计,其中有一百六十多个音节带有附加符号,比率高达38%,可见应用之不便,而在实际运用中,许多附加符号又不写出来,造成大量音节混乱。所以,很多国家的有识之士都撰文或提出建议,呼吁采用汉语拼音方案作为中国地名罗马字拼写的国际标准。

在1977年联合国第三届地名标准化会议上,我国提出用汉语拼音拼写中国地名作为罗马字母拼写的国际标准的提案获得通过;联合国秘书处1979年6月15日发出关于采用汉语拼音的通知,要求从即日起采用汉语拼音作为各种拉丁字母文字转写我国人名和地名的标准;1982年国际标准化组织(ISO)决定采用拼音字母作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这就意味着《汉语拼音方案》是国际通行的汉语拼写标准。

1986年国务院发布《地名管理条例》,规定“中国地名的罗马字母拼写,以国家公布的《汉语拼音方案》作为统一规范。”2000年10月31日,我国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并于2001年1月1日起实施。《通用语言文字法》在第十八条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以《汉语拼音方案》作为拼写和注音工具。《汉语拼音方案》是中国人名、地名和中文文献罗马字母拼写法的统一规范,并用于汉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领域。”这更以法律的形式对汉语拼音方案的使用作出了具体规定,使得汉语拼音的运用有了法的依据。

 

台湾注音符号与拼音

1912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召开临时教育会议,通过“采用注音字母案”。

1913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召开“读音统一会”,期间备有“记音字母”,凡三十八,声母二十四,韵母十四,临时用于审定“国音”,当时,以刂为ㄉ,丨为ㄍ,彡为ㄙ,为ㄟ,厶为ㄥ,并未立ㄦ。后将之正式通过,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公布。

1918年,北洋政府教育部正式发布“注音字母”,此字母为改良旧日反切而作,用以标注汉字读音,故曰“注音字母”。凡三十九,声母二十四,韵母十五(新增韵母ㄦ;“一”竖写作“一”,横写作“ㄧ”,以区别破折号“——”),其中,有十六个参考了章炳麟的“纽文韵文:

“ㄌ”、“ㄋ”、“ㄇ”、“ㄈ”、“ㄗ”、“ㄘ”、“ㄙ”、“ㄕ”、“ㄏ”、“ㄧ”、“ㄩ”、“ㄛ”、“ㄟ”、“ㄠ”、“ㄢ”、“ㄥ”

再另取部分汉字得出其余二十三个字母,并造一字母“ㄦ”。

1919年,印行《国音字典》(老国音),注音字母为标注国音之用,亦可名曰“国音字母”,又依音理改订字母次序:

ㄅㄆㄇㄈㄪ、ㄉㄊㄋㄌ、ㄍㄎㄫㄏ、ㄐㄑㄬㄒ、ㄓㄔㄕㄖ、ㄗㄘㄙ、ㄧㄨㄩ、ㄚㄛㄝ、ㄞㄟㄠㄡ、ㄢㄣㄤㄥ,ㄦ。

1920年,特开临时大会,从“ㄛ”分出“ㄜ”,初时“ㄛ”兼表两音,令人茫然,而“注音字母”业已颁定,不便再有增加,故于“ㄛ”上方正中加小圆点“·”,以示区别,后连写成“ㄜ”,注质、月、陌、职、缉诸(入声韵)开口呼之字,“ㄛ”则用于注歌、哿、箇、觉、曷、药、合诸韵中字,又决议“ㄦ”兼做声母,用于转写外文。

1930年,中央常务会议决议,注音字母改称“注音符号”。

1932年,在“编定《国音常用字汇》特组会议”时决定,为了说明上的方便,添补一个注音符号“ㄭ(帀)”,作为“ㄓ”、“ㄔ”、“ㄕ”、“ㄖ”、“ㄗ”、“ㄘ”、“ㄙ”7个声母单独成音节时的省略韵母(即虚母)。

同年5月7日,正式以“新国音”取代“老国音”,汉语改采北京音为标准,“ㄪ(万)v、ㄫ(兀)ng、ㄬ(广)gn”三个符号不再使用,只用于标注方言。

1986年,台湾教育主管部门公布以罗马字拼写的汉语译音系统“注音符号第二式”。由于注音符号在台湾地区推行相当成功,小学生皆被要求熟练使用。所以在闽南语、客家语的教学上,教育主管部门另外增添新符号以使之能够拼读这些“乡土语言”(方言),目前这些新符号已收录至Unicode编码中的“Bopomofo Extended”区。

在2000年左右,台湾教育主管部门颁布一套通用拼音规则。尝试以拉丁化的拼音方式取代注音符号(ㄅㄆㄇㄈ)的使用,并取代注音符号第二式(MPS II),目前已落实在地名拼写上。

2008年9月16日,台当局“行政院跨部会会议”通过相关主管部门的提案,确定未来中文译音政策将改采汉语拼音,不再使用民进党政府6年前决定的通用拼音。持续多年的两岸“拼音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注音符号”目前仍为中国台湾地区汉字的主要拼读工具之一,是小学语文教育初期必学内容;中国大陆地区自1958年推行汉语拼音方案以后停止推广使用,但在汉语字典等基础工具书中对汉字注音时仍有标注。